(西方神话小说)第一章:魔女与他(阿贝尔)

第一章:   阿贝尔的意志

        这个时代不就是狼烟四起,战火滔天的时代嘛。每个种族都不在局限于自己那一片领地,更多的是,掠夺。

        “魔女,嗯很强大,她们不老不死,骑着扫把,魔女,她们善用人心来制造比两国相争领地更大的战争,灾难……”加尔顿学校的老师米卡里推着眼镜在告诉学生们魔女的知识。“老师!魔女不是不会死嘛?那为什么我们还要用火烧她们!”一个可爱的学生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米卡里推了一下眼睛,“呵呵,亲爱的,那个火不是凡火,是天使加百利留下来的圣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天使?天使不是不喜欢来到人界嘛老师,上一课您讲过。”阿贝尔小声的问道。米卡里看着阿贝尔说“那是几百年前,国王外出狩猎,救了加百利,加百利所赋予的谢礼。”“啊?天使……那么强的天使为什么会有危险…..”阿贝尔还要继续说,“闭嘴,没用的阿贝尔!”后面的同学用纸团向阿贝尔的脑袋上砸去,打断阿贝尔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吉尔斯特殿下,这里是课堂。人人平等,不是您的宫殿。请注意您的言辞和行为。这样以后如何成为瓦尔德纳王国的继承人!”米卡里老师皱着眉头,挥舞着魔法棒将第二轮将要砸在阿贝尔头上的纸团甩出了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一个逃兵的儿子,也可以与贵族一起上学?那是对贵族的一种侮辱!”吉尔斯特愤愤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吉尔斯特殿下,我是你们的魔法老师也是加尔顿的校长。我很清楚教的人是什么人,你…..”米卡里老师很头疼的解释着,同时也提醒着他们,米卡里在瓦尔德纳的特殊位置。希望这些贵族能放下对阿贝尔的敌意,阿贝尔和他们一样。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孩子

        “米卡里老师,我知道我是一个逃兵的儿子!我同时也埋怨着父亲,为什么还要把我送到这里来上课。”阿贝尔站起来对着米卡里说道,转向吉尔斯特,慢慢朝他走去。“你,….你想做什么!”每靠近吉尔斯特一步,吉尔斯特就朝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 阿贝尔,瓦尔德纳国王首席圣骑士索纳特利的儿子。因没有保护好国王导致国王一直晕厥在床,仿佛植物人一样需要着魔法师一直维持着生命。那个生命系魔法师也传言,只能将国王的生命延续坚持到吉尔斯特殿下继承瓦尔德纳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待我的父亲向国王,以及吉尔斯特殿下深表诚挚的歉意。”阿贝尔单膝下跪,右手握拳忠诚的放在心脏上。

        “额…..起来。我不需要你的道歉。”吉尔斯特红着脸说道,“你把那些魔女抓起来消灭了,我可以原谅你和索纳特利圣骑士阁下的逃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阿贝尔惊讶的看着他,同时米卡里老师不敢置信的说:“吉尔斯特殿下,魔女何其庞大的种族,所拥有的能力即便是10个魔法师都无法阻挡,你让一个圣骑士如何去消灭?这简直是天方夜谭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既然想得到原谅,付出的难道不应该和所犯下的错同等值吗?我的父王还躺在床上,和死神一次一次擦肩而过!”吉尔斯特大声说。原本红着的小脸,大声说的更红了,“圣骑士,也是被赋予强大力量的骑士,这点足以可以和魔女匹敌。米卡里老师,阿贝尔不应该在加尔顿学校上课,而是战场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近年来,魔女挑起各国战争已经不是一次两次,但让阿贝尔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米卡里老师,”阿贝尔微笑的看着米卡里担忧皱着眉头的脸,“谢谢您对我的维护。吉尔斯特殿下说的对,我不应该在学校。圣骑士应该在战场!感谢老师这两年的教育。”“阿贝尔…..你没必要去冷酷的战场……唉!”米卡里是个伤感的魔法师,或许正是因为领地之战,逝去的圣骑士太多,逝去的人太多。所以他不希望再有人在他的面前消失….

         阿贝尔对着米卡里深深的鞠了躬,离开了教室。

         阿贝尔一路小跑回家,推开门就看见一直喝酒一身邋遢的父亲和四周堆积的酒瓶。这个家没有了,没有了从前的温馨。那次战争夺走了阿贝尔母亲的生命,也夺走了父亲对生活向往的热情,有的是死气沉沉,有的是对死神的招手。阿贝尔深深的看了父亲一样。戴上起母亲生前给的蓝宝石项链。

        索纳特利浑浊的眼睛看向墙上一幅精致的油画,画中一位非常精致的妇人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“米妮娜…..”

       “阿贝尔….”

       “听说了吗?最近恶魔森林出现了魔女,我老婆每天晚上都听到魔女的歌声,吓人的很。。。”一个砍柴的樵夫和一个钓鱼的渔夫说。

       “是的,最近瓦尔登湖莫名的出现了奇怪的鱼种,我钓起来看它长得奇怪,都不敢吃,会不会是魔女在湖里养的一群湖怪?”

       “难道我们瓦尔德纳也要遭到魔女的偷袭了吗?”樵夫和渔夫小声的议论着。阿贝尔被他们所说的话吸引,上前问道:“”

小说由觅浪道生商学院共同原创,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